您现在的位置:十堰市第一中学 >> 文章中心>> 教学教研>> 年级动态>> 2014级>> 正文内容

教育观念探讨:让步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14日 点击数: 字体:

一、钱文忠观点摘抄:对孩子让步,是一种犯罪

    1、我们在不断让步,为自己找理由,为孩子们开脱。我想说,教育不是这样,也不应该是这样。中国的教育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而我不相信所有问题都有解决办法。我们这个民族现在有一个奇怪的心态,就是不怕有问题,只要找到办法,问题总能解决。我要告诉大家,这是谎言,有些问题将永远无法解决。如今的教育如同一个身患癌症的人。到了癌症晚期再去治疗,还有用吗?
    2 、独生子女,是自地球上有人类这个物种以来,所出现的一个从来没有过的“亚种”。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那么多没有兄弟姐妹的人在那么短时间内,有计划地出现在一个国家。请别忘记了,我们所有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教育手段都是针对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今天,我们的教育者在拼命反思,但是别忘了,接受教育的对象的主体已经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亚种了。我们没有办法,不知道怎么教育这些孩子。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他们和我们不一样,甚至可能完全不一样。
    3、凭什么教育是快乐的?我实在想不通,教育怎么一定是快乐的?恐怕被国外教育搞晕了吧!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凭什么对注定将要接替我们的子孙让步,我想不明白。
    4、现在,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大多是鼓励,没有错。那么,惩戒呢?教育可以没有惩戒手段吗?单凭鼓励就可以完成教育了?我也不相信。
    5、我们常讲欧洲的教育怎么怎么好。不妨先看看英国的好学校规矩严到什么地步。英国议院通过了一条法规,大意是“允许教师在历经劝告无效的情况下,采取包括身体接触在内的必要手段,迫使不遵守纪律的学生遵守纪律。”说白了,就是可以适当地揍。大家都说新加坡的教育好,新加坡的中小学教室后面墙上,不是经常悬着一把戒尺?据说,孩子表现不好,按规定打三下,只许打手心,不许打手背,必须两个老师在场的时候才允许执行。
    6、教育不能再一味让步,我们对孩子要真的负责任。不要迎合社会上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什么素质教育、什么快乐教育、什么体验式教育。其实,应试才是最基本的素质。
    7、人类社会没有绝对的公平!中国不公平,美国同样不公平!现在几乎可以说唯一的一条相对公平的事情,就是高考了。
    8、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孩子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必须让他知道,教育绝不仅仅是快乐的,学习绝不仅仅是快乐的!如果一个人能够在学习中感到快乐,那就很可能成为大师级人物!绝大多数人是不会的。绝大多数孩子是不得不学,是为了某种目的或知道学习对其一生的重要性不得不去学的!
    9、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1978年恢复高考的几年,,一切回到了原点。这几批人是中国人的精英,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真正的精英,懂知识、受得了委屈、懂担当。现在,这批人要退休了。而现在,孩子进一步,社会让一步;孩子进一步,老师让一步;孩子进一步,家长让一步。家长心疼孩子,老师也心疼孩子。就是独生子女闹得!这样的教育怎么行?更何况,现在的教育面临着巨大的冲突,根本就不能按照一般的教育学理论思考。如果在全社会形成家长对孩子让步的氛围,以后的孩子是很可怕的,我们的未来是很可怕的,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是接不住中国未来发展的重担的。
    10、我们现在都说鼓励孩子的自信心,赞扬他,鼓励他有自信,这是对的,但是不能过度。在这种教育下的孩子将来到社会,他面临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毁。我们应该告诉孩子,这个社会是残酷的、不公平的,要准备受到很多委屈,早受到委屈,早得到锻炼。我相信,大多数老师是有大爱的。我希望老师一手拿着胡萝卜,一手还得拿着大棒。要告诉这个社会,教育不是这样。再不要简单地这么说了,快乐教育、素质教育、快乐学习、成功教育,都成功还了得?
    11、这个社会最后一道防线就是教育。我们不要轻易向社会让步,我们也不要轻易向我们的孩子让步,也不要轻易向家长让步。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恐怕未必应该全然简单地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简单地认为,教育就应该跟着社会发展而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教育是应该跟社会“对着唱的”。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还是教育在教育社会?我认为应该是教育在教育社会。现在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这样教育的本体性就不存在了,教育最基本的价值理念就不存在了。我们这个民族原来给教育赋予那么高的地位和价值,在今天都已经完全被打乱了。

 

二、为什么要批驳“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这种论调

www.jyb.cn 2015年06月06日  作者:许锡良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的一篇即兴演讲:《教育,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钱文忠在“第三界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的演讲》,在网络上流传很广,影响很大。赞同其观点的人不少。然而,这是一篇概念含糊,互相矛盾的即兴式的讲话。文中的观点,无非只是中国传统儒家观点的老调重弹,只是因为使用了一些新词汇,似乎让人耳目一新,但让许多人感觉迷惑。且看他说了什么。

  他说:“我们在不断让步,为自己找理由,为孩子们开脱。我想说,教育不是这样,也不应该是这样。中国的教育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而我不相信所有问题都有解决办法。我们这个民族现在有一个奇怪的心态,就是不怕有问题,只要找到办法,问题总能解决。我要告诉大家,这是谎言,有些问题将永远无法解决。”那么,钱文忠教授所认为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是什么问题呢?其次,教育的痛苦性是无法解决的,教育永远都要面临痛苦,甚至只有痛苦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所谓快乐教育,自主学习之类,都是神马浮动,是害人的观念。因此,中国的应试教育也是无法解决的难题,而且应试教育根本就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真正的教育就是应试教育,真正的能力就是应试能力。据钱先生自己说,他当年考了上海第二名。因此,才有了现在的出息。而1978年恢复高考之后的那批高考胜出者,是中国真正的精英,可惜现在面临退休。因此,中国人才断绝了。

  所谓快乐教育,所谓快乐童年都是骗人的教育观念。钱先生说:“我们今天讲快乐教育,讲我们的童年很快乐。可是,我们的童年快乐吗?至少我一点都不快乐。回忆一般都是虚幻的、快乐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座的我们谁不是一路考试拼上来的?我们小时候也有那么多作业,我们小时候还吃不饱饭,有时候还被老师揍两下。”钱先生的这一观点,果然语惊四座,获得许多人的共鸣,特别是为中国泛滥成灾的狼爸虎妈教育观点赢得了强烈的支持。

  然后又说,“如果按照《弟子规》、《三字经》,按照出席今天论坛的名校的标准培养孩子,那么,这些孩子到社会上90%要吃亏。”因此,钱先生准备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受教育,因为对中国的教育失望之极。这一点非常可笑,矛盾至极!钱先生对中国教育不满,是因为嫌中国的教育正在颠倒应试教育,用素质教育与快乐教育取代,放纵了孩子,让孩子缺乏了责任的担当。于是,准备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去,逃避这一现实。却不知道,中国的那些快乐观念,儿童中心观念,其实都是来自于西方国家。他却准备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去接受这些教育,岂不是更加悲惨?钱先生怎么又舍得让自己的孩子深入其境去接受国外这种教育的毒害呢?钱先生的整篇讲话,陷入矛盾之中而不自觉,理解错误而浑然不知。

  不过,中国教育确实是出了问题,但是所出的问题,其实正是出在钱先生所要坚持的那种教育上。说白了,中国教育两千多年来,一直陷入这种错误中至今不能够自拔。钱文照样在批评,在抱怨,却是恨当今中国人的教育环境已经不适合他的《弟子规》、《三字经》教育,恨不得把当今中国倒退到三千年前去。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什么是真正的教育?教育不过是帮助人健康成长,成就最好的自己而已。教育的核心目标是人本身,而不是人之外的其他功利性目标。人与生俱来的最大本能就是有强大的学习能力与改进空间。但是,人所受教育是必须建立在人的天赋基础上的。人如果受到符合自己天赋与兴趣的那种教育,则受教育过程就是一种快乐的过程。因为,每当一个人在做自己热爱与擅长的事情的时候,他整个过程就是快乐的,即使沉迷其中,在旁边的人看来是刻苦的、勤奋的,其实对他自己来说也是快乐的。对于不爱好登山的人来说,登山的那个痛苦指数有多高?辛苦异常,强大的体力活动,巨额的花费,还有难以预料的危险蕴藏其中,而且还没有一点世俗的回报。可是,对于一个登山迷来说,登山的这些特点正是令他着迷的地方。你问他为什么要去做这样又苦又累又危险,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会告诉你:“因为那山就在那里。”没有理由地喜欢,就不存在什么辛苦与代价。

  真正的教育,真正的学习过程,其实也是这样的。我们要倡导的教育,就是要回归人性本身的教育。培养孩子的个性,尊重孩子的选择,尊重他的天赋与兴趣,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孩子发展得最好。只要是符合孩子兴趣爱好的,只要是他自己认真选择的,苦也是乐的。否则,你认为那是快乐的,幸福的,成功的,但是在他看来也是失败的,痛苦的。真正的坚强意志一定要在追求理想、志趣与目标中才能够得到磨炼,否则就是毫无目标的残忍。中国传统的儒家教育观念,正是因为坚持逆人性的方向,以世俗的功利为标准,才把中国的教育弄成这样痛苦不堪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完全是外在的世俗功利性的目标,与人的天赋与兴趣毫无关系,也与人的认识探索能力没有关系。没有好奇心,没有求知欲,也没有想象力。因为,那时要考试的内容只是一些完全不需要开动脑筋,不需要提出问题与分析问题,不允许质疑问难的圣人章句,自然是越读越枯燥乏味。只能说,这是变态的教育,学习了伪知识,把饱满的人性残害成为考试的机器与食利的动物。这种教育完全无视每个孩子与生俱来的个性化差别。千篇一律的教育目标,高度同质的教育方式,培养出来的也是一个模式下的考试机器。中国近1400百年的科举考试,究竟考出了什么人才?“四大发明”中没有一项是与科举沾边的。钱文忠先生虽然是复旦大学的教授,而且当年号称考了整个上海第二,又有什么独特的创造?离开了圣人的几本经书,还能够说出点别的什么东西吗?

  反对应试教育,并不是要让孩子们完全回避考试,考试与应试教育本身是两回事。至今,人类社会,无论哪个国家的教育,还没有不需要考试的。但是,考试内容与方式可以有多样性。中国的应试教育问题不能够解决,是因为中国人的价值观念还是孔子儒家定的基调,那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如果想做人上人,而不是自我实现,当然只会抱着死考不放。还有就是,社会制度在选拔精英人才的时候,还是伯乐相马,靠人身依附式的提拔,靠考试获得身份符号,获得社会上的各种有利位置与特殊利益,这些考试当然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死结。其实,大家只要想想,为什么欧美国家就没有中国式的应试教育?为什么人家的考试就可以大胆放心的面试与社会实践?因为人家是诚信社会,是民主法治社会,撒谎等不诚信的行为是整个社会中最不道德的行为。而在中国儒家文化里,撒谎造假不但是道德的,而且是智慧的。圣人孔子公然宣扬“亲亲相隐”,中国最智慧的人,都是撒谎造假使诈的高手。钱先生不反思这种文化现象,反认为那些恶果是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岂不可笑?

  教育要不要有惩罚?在人类社会,不要说接受教育的儿童,就是成年世界里,犯了错都是要惩罚的。但是,作为教育的惩罚却是要考虑到未成年的特性,一切惩罚不能够以羞辱人格为前提。惩罚的目的是帮助其提高认识与改正坏毛病。惩罚还是要在精心指导之下进行,而且最好以自然惩罚为主,让孩子承担过失所带来的损失,让他体验到错误所带来的自然惩罚。惩罚固然也是教育的一部分,但是,孩子的教育还是要以正面引导为主,以积极暗示与鼓励为主,所谓“棒棍之下出孝子”毒害了中国人数千年。那种随意以侮辱孩子的人格,动辄以暴力来教训孩子的做法,其实我们也已经看到了他们的严重后果。中国人的家庭暴力与社会暴力不绝,且不断泛滥成灾,不懂得尊重,严重缺乏平等意识与自由精神,到处是垃圾人。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暴力棍棒之下只能够教育出另一个暴力棍棒之徒。一个人从小没有获得尊重与爱,他长大了也不会懂得尊重与爱。小时候没有感受到的东西,长大了也不要指望会有。从小不被当人看的孩子,长大了自然也做不了人。当然,把孩子当人看,尊重孩子的人格,并不是要放弃教育的责任,也不是一味要无原则地迁就孩子的错误,放弃监护人的职责,而是要引导孩子学会尊重,学会处理好人际关系,学会心中有他人。这与钱先生所批评的现象完全是两码事。

  钱先生的这篇讲话,似乎忘记了教育的最终目的就是成就个人,成为现代社会的公民而不是臣民。不要把你认为的成功与有效强加给现在的孩子,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孩子将来会面临什么问题,会想要过什么生活,现在的那些考试分数将来能够在他的人生幸福中起到什么作用。我们需要教育孩子的就是独立思考,认真选择,自行负责,让孩子从小学会面对自己遇到的难题,懂得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学会寻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不要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孩子们。

  (许锡良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副教授

 参看 http://learning.sohu.com/20160315/n440562939.shtml

 

三、张荣锁:驳钱文忠《我不相信教育是快乐的,请别对孩子让步》

 

钱文忠教授鼎鼎大名,学富五车,但对其教育理念、观点,本人不敢苟同。

一、我们对孩子在不断让步吗?

钱文忠教授说他不相信今天的教育,一个重要理由是,今天我们在对孩子不停地让步;惩戒不够,骂不得、打不得。

首先,让我们看看,近几十年来,我们对孩子是在不断地让步吗?我上学十多年,教书几十年,据我亲眼所见,亲身体会,事实与钱教授的判断刚好相反。事实是,学生不断地向我们让步,学生不断地被我们逼向死角。

从作息时间看,我上中小学的时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8点上学。因为距离学校近,7点半,甚至7点50起床都可以。如今,绝大多数学生六点多起床。我上中小学的时候下午一般两节课,无晚留与晚修。如今中学生下午要上四节课,还有晚自习约三节。

从上课时数看,我上中小学的时候,一天顶多6节课。而现在的中学大多在十节以上。

从作业量看,我上中小学的时候,每科每次最多三道题;如今是三张题目,甚至三套题目,作业量增加了几十倍!

从惩戒项目看,我上中小学的时候,最多不过十项。那个时候,我们在教室门上放扫帚,在女生课桌里放青蛙,用采摘来的野果等相互打仗,上课乱扔纸飞机,甚至逃课去抓昆虫、玩水,也基本不会被老师严惩。如今大多数学生每天可能被惩戒的项目近五十项,其细密严苛程度可谓空前绝后,古今中外独一份。我上中小学的时候,头发、衣服、卫生,偶尔迟到早退甚至旷课,只要不是太夸张过分,老师一般是不惩戒的。如今,可不得了,女生头发长一点都要受惩罚,偶尔忘记穿校服也要惩戒,甚至多次闹出人命(我们那个年代女生可以梳长辫子,也可以披发过腰;不用穿校服)。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在我上初三的时候,班里一位特别漂亮的女生涂脂抹粉,衣着艳丽,发型创意。班主任只是在一次班干部会的时候,对我们几个说了一句“她家里困难,还打扮得花枝招展”而已,从来没有当面批评过那位漂亮女生。

现在的老师是不能明目张胆地打骂学生了,但是变相体罚和心罚要比过去花样繁多又阴损。因为一次小小的迟到早退或卫生问题,就很可能被罚站一上午,或者停你几节课,或者罚你打扫卫生一周,或者调整座位的比比皆是,孤立、贬损、打击的手段不胜枚举。部分老师的坏水花花肠子多得很,很多阴损招数在此不一一赘述。道理很简单,就好比现在的领导不能对员工开批判大会了,不等于他没有整治你的招数了,我看往往是更多样更阴损了。前一段时间,报道某小学家长几乎人人被迫给老师送礼,主要是担心别人都送了,你不送,老师会特别“关照”。问题不就特别清楚了吗。总之,今日学生所遭受的惩戒,从数量和伤害度上,不是少了,轻了,而是重了,多了。

事实上,我们的孩子在一次次向我们让步。他们的日子越来越过得像集中营,悲惨无比,而毫无反抗。不知道近几年学生自杀的比较多,算不算一种反抗(去年深圳有好几位中学生自杀;就在前几天衡水中学又有几位学生自杀;全国有多少,不得而知)。可是,钱文忠教授还觉得不够,大声疾呼加大对学生的惩戒,其凶狠冷血态度实在令人费解。

其次,打人骂人是违法行为。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公然倡导违法行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大跌眼镜。

二、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不对吗?

钱文忠教授指责说,我们教育的主体思路是对孩子不停地让步,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教育?

第一, 我们教育的主体思路是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吗?谁说的?谁规定的?都没有。所以,这个主体思路是钱教授自己臆想出来的。在中国古代没有,古人倡导的是头悬梁,锥刺股,十年寒窗苦。其理念与“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刚好相反。中国当下更没有,有的是“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他爷爷个鞋拔子,弄了半天,还是老祖宗陈腐的那一套翻版。

事实上,今日比古代更惨。因为古人为了黄金屋、颜如玉以及光宗耀祖而寒窗苦读,多少有些自愿成分;在学习与游戏时间的安排上有很大的自由度。现今可好,从早到晚安排十几节课,有的连学生课间十分钟、午休、周末都不放过。很多地方发生这样的情况,学校宣布周六周天不补课,结果学生家长竟然抗议,想不虐待都不行。请问钱教授,学生有游戏的时间吗?这就好比,一边给妇女做了绝育手术,一边还在指责妇女存在多子多福主体思路一样荒唐可笑。

我们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上中小学的一代人,虽然有很多的不幸;不过于不幸中万幸的是,我们几乎每天都有十分充足的游戏时间。跳皮筋、跳人体鞍马、打沙包、打三角、三国杀、弹玻璃球等,简直是太多了,创意无限、游戏无穷。虽然我们的基础知识可能没有现在的孩子扎实,但我们因为整天游戏,保养了更多宝贵的灵性。这不是因为那个时候具备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的主体教育思路,而是因为孩子多、国家正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等原因,可以说是歪打正着。

但是今日的孩子,游戏成为奢侈,稍有闲暇也被迫去各种补习班。所以,从理论到实践看,“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从来没有成为瓷地的主体思路。

第二、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这样的主张有什么不对吗?特别是在今日应试教育越发疯狂,课时多,作业多,考试多的情况下;特别是学生自主自由的时空几乎被剥夺干净的情况下;特别是学生的身心被摧残,大脑被学傻的情况下,倡导给孩子更多的快乐和游戏时间,意义更为重大。

快乐,是人生的重大意义之一,为什么学生不能够不可以快乐?无数前辈呕心沥血,拼搏奋斗,不就是为了后代可以过上快乐幸福的日子吗?

另外,游戏也是一种学习,是一种极其自然、高效的学习。目前,已经有一些团队在进行教育游戏化的研究与实验。

钱文忠教授几次批判快乐学习,表示只有个别大师才能快乐学习,对快乐学习表示不相信。事实真的像钱教授说的那样吗?

本人在二十年前就开始实践快乐学习。无论教重点中学,还是普通中学,甚至是全市应试成绩垫底的学校,至少都能够达到绝大部分学生爱学历史、爱听历史的效果。我基本不用去惩罚学生,学习成绩也相对比较好。所以,钱文忠教授那一套苦学加棍棒,我是比较反感的。从某种意义上看,是黔驴技穷的表现。

关于快乐学习,我的观点与生本理论创始人郭思乐教授、教育学者许锡良教授的观点基本一致。每个人生来就具备学习和探索的欲望、需求和兴趣。这是上帝赋予人的灵性,是祖先在DNA中预备好的礼品。因此,快乐学习是与生俱来,非常自然的事情,就好比猛兽的幼崽跟长辈学习捕猎技术一样,不存在厌倦问题,也无需打骂逼迫。之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厌学的孩子越来越多,主要是教育的愚蠢所致。要么是方法单一僵化,要么是理念落后错误。问题出在成人,而不是孩子。当我们将孩子的自信与兴趣一点点扼杀后,当孩子厌学后,钱教授给出的方法是不让步,拿起打骂的武器,岂不是“南辕北辙”。

一位重点大学的全国驰名教授的观念方法,居然和普通又众多的虎妈狼爸一个水准,实在令人汗颜。

从《我不相信教育是快乐的,请别对孩子让步》一文中,我看到钱文忠教授经常到处宣扬《三字经》《弟子规》等儒家经典。我想起学者袁伟时一篇文章的观点,儒家和法家其实是一家。对于新儒家代表之一的钱文忠教授能有这样境界与观点,余释然;但对于这一篇缠脚布居然有一万多人点赞,余费解且悲叹——已经几千年了,新世纪了,奴性思维依然大有市场。

                                                                               2015年4月9日

编后:教育是严肃神圣的问题,国家、学校、家庭谁都不能任性。相信将心比心,相信真理,相信都愿意把教育的事情做好。

                                                                         ——校办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